贫穷但很温馨的童年

小时候的我,身体虚弱,妈妈专门用一只小小的酱油碟子,每天蒸剁好的瘦肉末给我补充营养。而爸妈,
永远吃的只是自家种的青菜。

贫穷但很温馨的童年

小时候的我,一听到村里哪口鱼塘要收成抽水捕鱼了。屁颠屁颠地提着一个小桶赶过去,因为,能摸到石螺和被塘主遗弃的小鱼毛细虾仔,饭桌上就能吃到妈妈炒石螺和香煎小鱼虾了。
小时候的我,爬遍了村里的每一棵番石榴树和龙眼树。番石榴哪棵白馕,哪棵红馕,哪棵爽口,哪棵绵甜,门道摸得贼精;龙眼哪棵核大,哪棵核小,哪棵寡淡无味,哪棵清甜多汁,烂熟于心。这个天然水果自助乐园,对于儿时的我,真是天堂!
小时候的我,可以蹲在村里唯一一间炼油厂旁边,等同村的那位炼油大哥熬完猪油后剩下的油渣送给我们吃。你别说,加一点豆瓣酱,搁饭锅里蒸,香味四溢,味道真的很正!
小时候的我,看到别人吃砵仔糕,馋得不得了。于是,回家用妈妈烧菜用的生粉搅拌成糊,倒在那只小小酱油的碟里,搁饭锅里蒸。饭熟了,拿出来,哇!那爽口弹牙的口感,永远忘不了!
小时候的我,坐在灶台前看柴火,锅里咕噜咕噜熬着白米粥。爸爸提着自制的铁叉,到自家种的霸王花地里捉青养(应该是田鸡),当爸爸提着两只“青养”回来,我拍掌大笑,因为,一顿鲜香美味的“青养”粥就要诞生了!
小时候的我,帮着妈妈把收割回来的韭菜倒饬了一整天,当妈妈把从菜贩手中收到菜钱后,给了我五毛钱奖励。我从村口小卖部买了一块马仔糕。轻轻的闻着,细细地咬着,好开心呀!
一转身,看到了妈妈笑眯眯看着我,我问:“妈妈,您也尝尝吧!”
妈妈浅浅的咬了一小口。我看到她的眼睛红了。
小时候的我,跟着爸妈去收稻谷。稻谷地离村子相隔一条河。水并不深。可以看到河底的沙石。我坐在那条水泥船上,爸爸划着竹篙,水面泛起道道水痕。
突然,一尾鱼跃出水面。我欢喜地大叫一声。爸爸眼睛里放着光。把竹篙插进淤泥里,下船捕鱼。
那是一尾浑圆硕大的鲤鱼。忘不了,那一张一噏的嘴巴,那不断甩动的尾巴,还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鱼鳞。
那晚,饭桌上摆放了一道姜葱红烧鲤鱼,那鲤鱼籽满满一碗,蒸得黄澄澄的。连空气里都弥漫着香味。欢声笑语充满了小屋。
原来,留在记忆中的,一直都与吃有关。也许,食物,本身就是生活的本味。
一直都知道,我家的确很穷很穷,但我知道,只要和家人在一起,再苦也是甜的。
亲情环抱的日子,充实而温馨。父母的爱,让那小小的我拥有了傲视全世界的幸福!
致我们逝去的童年,及老去的双亲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