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婚后想睡初恋是真感情吗(男人会彻底放下初恋吗)

01

苏军这小半辈子,有两个伟大的理想:一是发财,二是睡王晓燕。

理想如果太伟大,和现实生活就没有什么交集了。

这两个想法蛰伏在苏军心里的一个角落,从来没有泯灭过,却也并不影响他娶妻生子,吃喝拉撒过日子。

苏军大学毕业后,顺利进入市里的报社,做了一名编辑。像所有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一样,苏军家境也不好,而且他长得黑不溜秋,连他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时,都忍不住埋怨母亲把他生得太潦草。然而,围着苏军转的姑娘却不少。

那时纸媒正当红,报社这个闪闪发光的工作招牌,让苏军瞬间就高大上了好几个档次。下个乡采个访啥的,那些以前在苏军看来有头有脸的人物,离老远就伸出手,脸上挂着在苏军看来特虚伪的笑,热情洋溢地欢迎他。

苏军刚开始还很清醒,知道对方是冲着自己的身份来的,而不是冲着他这个人来的。后来时间久了,苏军也就习惯了,被人捧着吹着的感觉,确实很不错。

围着苏军转的姑娘们,大都是些眉清目秀的文艺女青年。她们用明亮而崇拜的目光看着苏军,用软软的声音喊他“苏老师”,请他指点她们双手捧上来的作品。当然,如果能在他负责的版面发表个豆腐块,那就更好了。

杨玲子就是那些女知青之一,苏军帮她发表了几个豆腐块之后,她就要死要活地非要嫁给他。

杨玲子丧失了理智,她父母可清醒的很,两双饱经风霜的眼睛,犀利地剥去了苏军亮闪闪的外衣,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贫穷和不堪。

杨玲子的父母都是小工人,他们还想凭着漂亮的女儿攀上一门好亲家,对方是大富大贵的大户人家更好,最不济,也要家境殷实吧。

杨玲子拿出一包老鼠药:“我已经有了,要么死,要么嫁!”杨玲子她妈当下就哭天抢地哭起来,好像藏了多年的私房钱被人偷走了。

杨玲子他爸一巴掌打过去:“哭什么丧,还嫌不够丢人啊?”

结果,杨玲子就嫁给苏军了。当时的苏军,尽管心里依然对王晓燕念念不忘,可是他掂量了一下自己,觉得能娶到杨玲子这样的姑娘也不错。所以,他就先把她睡了,还在她肚子里存上了货。

那时,婚前就睡觉还怀了孕,还是件丢人现眼的事情。杨玲子是“昏了头瞎了眼”(这是他们结婚后杨玲子挂在嘴边的话),苏军则是把生米先做成熟饭,先断了杨玲子的后路再说。

02

苏军睡杨玲子的时候,一门心思都在她软乎乎的身体上,并没有想起王晓燕。结婚那天晚上,苏军借着酒劲儿,哭得稀里哗啦的。

王晓燕是苏军大学同学,他们谈了三年的恋爱,毕业时,王晓燕却跟一个有钱的主儿走了。苏军被王晓燕给踹了,让苏军难过不已的是,谈了三年的恋爱,他也只是在学校小树林里,抱着王晓燕亲了很多次嘴儿。两个人的舌尖儿勾搭在一起,轻而易举就把苏军的邪火勾得在身体里乱窜。

苏军每每喘息着想摸王晓燕鼓鼓囊囊的胸时,王晓燕总能及时地冷却下来,并且迅速扒开苏军的手。她身体里好像有个开关,关键的时候,她总能及时地“吧嗒”一声,关上通往欲望的门。

王晓燕跟苏军说起她姑姑,她姑姑18岁时跳井死了,家人把她打捞上来的时候,王晓燕看到了姑姑被井水泡得像猪头一样的脸。

王晓燕那时6岁,她想不到,花朵一样好看的姑姑,竟然会变得那么恐怖。姑姑平时对王晓燕很亲,姑姑死后,王晓燕整整做了半年的噩梦。

王晓燕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,她妈郑重地对她说:“你知道姑姑是怎么死的吗?她还没结婚,就被人搞大了肚子。那个男人却不肯娶她,她是被唾沫星子淹死的!”

王晓燕她妈说:“记住,姑娘要把自己看的金贵些,在结婚前,千万别让男人动你身子!”

那时,苏军特别恨王晓燕的姑姑。

03

日子“哗啦啦”往前过着,转眼,苏军的儿子就读初中了。十几年的时间,世界彻底变了样子。

苏军手里的铁饭碗渐渐失去了魅力,人们都涌往南方打工,赚几年钱,回来就可以在小城里买房子了。

苏军一直住在报社的宿舍里,这是杨玲子对生活最不满意的地方之一。杨玲子后来一咬牙辞了月收入一千出头的工资,去南方打工赚钱去了。

苏军却舍不得丢掉鸡肋一样的饭碗,刚好儿子读书需要人照顾,苏军就理所当然留在了报社的宿舍里,一边赚着不多不少的工资,一边照顾儿子的生活和学习。

期间,也有王晓燕的消息传来。听说,王晓燕嫁的老公是南方人,家里很有钱,只是后来生意出了问题,家境一落千丈。苏军听到王晓燕的处境,竟然隐隐地感到一种邪恶的快乐。

王晓燕过得不好,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心疼。可是,莫名地,他就是觉得想开心。苏军甚至独自揣摩,王晓燕说不定正在悔不当初,后悔当初和自己分手。

苏军虽然过得不怎么好,最起码他没有负债累累。听说,王晓燕现在的老公,背负成千万的债。成千万,那是什么概念啊,苏军想想,都替王晓燕发愁。

苏军想去看看王晓燕,说不定,趁机还能把她睡了。可是,苏军大概算了一下,去南方那座城市,来去车票,以及约王晓燕吃饭开房的钱,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苏军叹了一口气,就把想睡王晓燕的心思压下去了。他要发财,等他有了足够多的钱,他就要跋山涉水去睡王晓燕。

待在报社里的苏军,想发财,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
04

连苏军自己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能发财。后来,月入几万的苏军,常常恍惚地以为,自己是在做梦。

狠狠地掐一把,感觉生疼,他才能确认,关于发财的理想,终于变成了现实。

杨玲子去了南方,一个人的夜里,苏军寂寞无聊。除了王晓燕,他也不想睡别的女人。所以,如何熬过漫漫长夜,让苏军很是苦恼。

后来,伟大的微信横空出世。苏军注册了公众号,本来只是玩玩,想借此抵抗旺盛的荷尔蒙,熬过漫长的黑夜。舞文弄墨本来就是他最擅长的事情,加上有大把闲暇的时间,苏军的公众号竟然火了。

这是个流量为王的时代,苏军想不到,百无一用是书生的理论彻底被推翻了。苏军在公众号尝到了甜头后,他索性辞了职,专门鼓捣自媒体。

一入侯门深似海,入了自媒体的圈子,才知道赚钱“真他妈的容易”。苏军也只是在最激动的时候说粗话,比如床上。

苏军第一次日入数千元的时候,他因为激动而战栗不已,就如睡杨玲子到了关键时刻的感觉是一样的。情难自禁,他就说了粗话。

他被自己的粗俗吓得一怔,随后他就明白过来,赚钱和做那事儿其实一样的,都能给人带来快感。

苏军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经营着自己的公号,还招了几个游戏高手做游戏视频。月入十万,将不会只是一个梦想。

杨玲子早就从南方回来了,苏军在小城最好的地段买了房子。杨玲子那句恨自己当初“昏了头,瞎了眼”的口头禅,再也没有说出口过。

人生说艰难也艰难,说容易也容易。苏军原本以为发财只是个空想,竟然还真的是个伟大的理想。

实现了第一个理想,苏军开始琢磨着,实现第二个理想了。

05

苏军辗转找到了王晓燕的电话,然后,他就去南方“出差”了。

当飞机落在那座美丽的南方城市,苏军的心,禁不住怦怦乱跳。他还一直爱着王晓燕的吧,尽管当初她嫌贫爱富抛弃了他。

苏军在网上订了这座城市最好的酒店,打开房间,苏军来不及去卫生间,就躺在床上给王晓燕发短信:“我刚来过来出差,有空见面吧?”

王晓燕迟迟没有回信息来,苏军给朋友打电话,又核对了一下王晓燕的电话号码,准确无误。

那该是王晓燕没看到短信吧?现在谁还看短信啊?是不是应该搜索一下这个电话号码,看是否能搜索到王晓燕的微信?王晓燕如果不玩微信怎么办?这年头,不玩微信的人应该不多吧?

回过神来的苏军,不禁摇了摇头,笑了。已经四十多岁的男人,怎么像个毛头小伙子?

苏军换了衣服去冲澡,出来的时候,王晓燕已经回了短信:“好!”

像得到了某种命令般,苏军立即拨通了王晓燕的电话。

因为紧张,他说话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。王晓燕那边倒是很淡定:“好多年没见了,怪想你的,明天有空见个面吧!”

苏军失眠了,整个晚上,他都在设计睡王晓燕的场景。吃饭的地点,就选在酒店的餐厅。吃完饭,可以顺理成章地约王晓燕上来坐坐。

明明预谋已久,怎样才能做出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样子,这着实让苏军很为难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苏军出去给王晓燕买了一块高档女表。当年在大学,王晓燕喜欢一块60块钱的女表,他一直想给她买,可是临到分手,他也没有攒够买表的钱。那个时候,苏军真的太穷了!

到了约定的时间,苏军下楼和王晓燕吃饭的时候,他特意把表放在了房间里。

“还记得当初你喜欢一只女表吗?我给你买了块表,刚才下来忘带了,我们去房间拿吧?”这是个多么美妙而自然的借口啊,苏军自己都被这个创意感动了。

06

见到王晓燕那一刻,苏军鼻子有些酸酸的。心里有些委屈,却说不清为什么。

王晓燕比以前更好看了,岁月是把刀,却不是杀猪刀,而是刻刀,把王晓燕雕刻得更动人了。

苏军看得出来,王晓燕过得并不好。她穿的上衣已经很旧了,袖口有了一些开线的地方。

王晓燕注意到了苏军打量的目光,她把袖口往上掖了掖,给自己解围说:“这里的温度挺高的,我从来没来过这里,你点菜吧……”

苏军点了一桌子的菜,王晓燕吃的很少,苏军也没吃饭的心思。曾经那么亲密的两个人,现在面对面,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苏军张了张嘴,问:“这些年,过得还好吧?”话音未落,苏军就有些后悔自己这么问。明知道她过得不太好,为什么还这么问?

王晓燕倒是淡淡地笑了:“还行吧,女儿很懂事,也很漂亮,读中学了……”

都是为人父母,孩子成了最好的话题。苏军以孩子为主线,开始讲他这些年的生活经历:那时在单位工资低,孩子读的学校不好,成绩就不好。

现在收入好点了,给孩子请了一对一的辅导老师。孩子目前进步还是不太明显,花了一些钱,倒也进入了最好的高中。

将来他在读书上有出息更好,不喜欢读书,其实现在这个社会,赚钱的机会还是很多的,比如,自己现在做自媒体,收入就很不错……

苏军尽量表现自己不是在显摆,把自己发财的事情显摆了出来。苏军甚至暗暗合计,应该给王晓燕一笔钱,让她过得好一点。

王晓燕自始至终,都在淡淡地笑着,苏军摸不准,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难道,她真的没有为当年离开自己而后悔过吗?

“孩子妈妈还好吧?她做什么工作?”王晓燕突然就把话题引到了苏军老婆那里。

苏军想到如今穿金戴银,把自己打扮得像一颗巨型圣诞树的杨玲子,他突然意识到:“杨玲子,真的不如王晓燕。”顿时,苏军有些灰心,好像自己并没有赢得那么彻底。

苏军摸不透面前的王晓燕。所以,一直到王晓燕说要回家做饭,苏军也没能开口说上楼拿表的事情。

王晓燕像一汪盈盈的水,让苏军的心和身体,都感觉到莫名的舒坦和放松。但是,苏军不想睡王晓燕了,这让他有些难过。

苏军对如今的王晓燕,有怜惜、有喜欢,甚至有想帮她,让她过得好一点的冲动,但是,就是没有把她拦腰抱起,直接按倒在床上的欲望。

王晓燕拿起包说:“这些天我有些忙,也不能陪你转转,抱歉啊!”苏军想拦住她,再聊会儿也是好的,终究,还是没有张开嘴。

苏军把王晓燕送出门,看着她上了出租车,才转身上楼。苏军心里很难过,也说不清为什么。也许,睡王晓燕这个伟大的理想,是再也不能实现了。

苏军拿出手机,订了第二天的回程票。王晓燕依然放在他心底某处,不过,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。

原来他是被王晓燕抛弃,多少是有些不甘的,如今,只是很纯粹的,忘不了年轻时用心爱过的一个女人而已。

07

王晓燕坐的出租车,转过街角后,王晓燕让司机停了车。司机有些不愿意:“这几步路,你也要打车,耍我吧?”

王晓燕说着抱歉,给了司机一张人民币:“对不起啊师傅,不用找零了!”

王晓燕去了商场的停车场,她从老旧的包里,掏出了一把车钥匙,打开一辆奔驰的车门,启动了车子,朝家的方向驶去。

王晓燕去见苏军前,为了找一套合适的衣服,她甚至打开了家里的储物室。

几年前,她老公的生意出了问题,只不过,后来筹集到资金后,已经转危为安了。

王晓燕的老公,依然拥有几家企业。王晓燕自己,依然是那个富家太太。

王晓燕爱过苏军,即使现在,苏军也常常出现在自己的梦里。可是,她从来没有为自己当初做出的选择而后悔过。

她只是个出身卑微,有几分姿色的姑娘,当年,家境优越的男人看上自己,想把自己娶回家做太太,她舍不得苏军,但是她更想过上更好的生活。所以,她选择了离开苏军。

这些年,对苏军,王晓燕一直是有歉意的。关于苏军的状况,她也隐约知道了一些。苏军如今来找自己,无非是想为他当年被抛弃扳回一局。

他想要的,她就给他,于是,她最终以一副潦倒的样子出现在苏军面前。也许,这是自己如今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情了。

开着奔驰回家的王晓燕,流了一路的眼泪……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6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