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叛了老公真的很后悔很痛苦(我出轨了被老公发现很后悔)

我叫瑾瑶,出生在干部家庭,父亲是某机关的处长,爸妈婚后许多年才生下了我,算是老来得子吧,他们对我格外疼爱。

从小我的自尊心就特别强,父母总是说我个性太好强了,难找到一个全心全意包容我的丈夫。其实,大学毕业后,有不少长辈介绍朋友给我,可总是谈不了多久,就因为种种原因而分手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我总是把责任推在对方身上,可恋爱失败的次数一多,我自己心里也有了不小的压力。在同龄的女孩子中,自己明明就很优秀,到底是为什么呢?

  我情绪的低落很快就被父母亲发现了,他们常常宽慰我说,这种事要顺其自然,不要太在意了。然而这件事带给了我不小的打击,让我感到非常的郁闷和不甘心。

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,我抱着半放弃的心态和闫波结了婚。他比我大四岁,曾经当过兵,部队转业之后分到我父亲单位当司机。

父亲把他介绍给我后,我们总共见了三次面,我对他没有太深的印象。只觉得他待人接物很温和,给人的感觉谦虚而稳重,外表也还过得去。

他对我爸妈特别好,父母都说这个小伙子真不错,心地善良,宽厚体贴,跟他结婚的话,我一生的幸福就有了着落。

而我觉得他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如我,对我老是那么亲切恭敬,和他在一起,让我有种优越感,一定程度上治愈了我多次失恋的心灵创伤。

  我是独生女,我家房子很大,有三室两厅,闫波的家在外省农村,家里还有不少的兄弟姐妹,他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家里的上门女婿。

 父母眼中的完美女婿

  闫波不单是个好丈夫,还是个非常好的女婿。自从我们结婚后,他几乎包办了所有的家务。只要一有空,他就会陪着我爸看球下棋,或是和我妈逛街聊天。

我爸脾气本来就很倔,当了这么多年的干部,又指挥别人指挥惯了,我妈虽然性情柔和,却有些内向,比较难以接近,闫波却能很好的和两位老人相处。

  自从我们结婚后,我爸妈就一直催着我们早点要孩子,说他们都这般年纪了,如今唯一的愿望就是能抱抱孙子。结婚两年之后,我们的儿子出生了,我爸妈高兴得不得了,闫波则乐得像个孩子似的,整天抱着儿子笑呵呵。

  由于孩子有父母带,家事也不用我操心,闫波总是打点好一切,我有了充裕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自己的事业当中。

我本来只是公司里一个普通的小职员,为了改变现状,我刻苦自学了好几门销售和管理的课程,在公司也总是抢着别人不愿意干的挫折任务做。在此过程中,闫波一直默默地支持着我。

  我自学那会,每天晚上很晚才睡,他总是静静地陪在我身边,只为了在我疲倦的时候递上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。他怕我工作太辛苦,还特意去药店抓了好几副补药,熬好了硬要我喝。那段时间由于事情多,我心情总是很烦躁,常常对着闫波乱发火,他总是好脾气地安抚我失控的情绪,让我的压力缓解了不少。经过几年的奋斗,我终于升到了业务部门主管的位置。

我们的感情出现裂痕

  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的作息时间变得很不规律,因为怕影响父母休息,我和闫波商量后决定买下父母楼下的一套二手房出去单过。

这样一方面可以过得随便些,另一方面也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及时赶回家。事业的成功使我们的距离越拉越远,由于干的是销售行业,为了争取订单,我常常要四处应酬,陪着客户周旋,早出晚归是经常的事。开始时,闫波还能表

  示理解,总劝我不要太忙于工作,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。可是,在我因为工作的需要,不得不打扮得光鲜亮丽的陪客人去跳舞,并且常常喝得醉醺醺的回家后,他的态度明显改变了,说话的语调变得极为冷淡,只要我说晚上有事要晚点回,他就很不高兴。他的反应让我很窝火,索性也对他来个不理不睬。

那天,我陪客人吃饭时又喝高了,好不等闲回到家,刚进门就吐了一地。闫波还没睡,这样的夜晚他总是在家守着,直到我安全地回来。看见我难受的样子,他既心疼又生气,一时火冒上来,责备了我几句。

他从没对我这么凶过,我也火了,张口就说:“我这么努力工作还不是为了这个家,为了孩子的未来,要是你像别人家的老公一样会赚钱,我用得着这样拼死拼活的吗?你还好意思教训我,怎么不先检讨一下你自己!”

他听我这么说,愣了好一会儿,脸色变得铁青,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瞪着我。我心里有些发寒,本以为他一气之下会向我动粗,可他到底忍下了。

  这次争吵过后,我们之间的平衡被彻底打破,往日的温情荡然无存,我本就心高气傲,觉得以他的条件,能娶到我是他的福气,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先一步向他低头。而我那天信口说出的话深深刺伤了他,他一改往日笑口常开的样子,除了在父母面前装出和睦的样子之外,弥漫在我们之间只剩下浓浓的尴尬与沉默沉静沉静。

  和丈夫之间的冷战令我感到了心灵的空虚与寂寞,出于逃避的心理,我更加频繁地出外应酬。就是在那时,我认识了叶磊,他是单身,比我小三岁,长得仪表堂堂,名牌大学毕业,在一家外企上班。

他很会控制气氛,总能恰到好处地说出令人高兴的话,和他相比,闫波是那么的平凡无趣。我被叶磊的魅力所捕获,心情又变得高昂起来。

为了让他眼中的自己看起来更年轻,我开始热心于化妆和修饰自己的外貌,只要有空就以工作为借口和叶磊约会,回家的时间变得更晚了。

 真心乞求他能原谅我

  我的这些变化很快被闫波所察觉,有一天晚上,我出门前他终于忍不住质问我:“你每天打扮成这样究竟是去给谁看的?”

当时我赶时间,同心专心只想快点和叶磊见面,随口就说:“要和谁见面是我的私事,你想怎样就怎样吧!”他气得直发抖,我却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然而那天晚上,我和叶磊并没有玩得如想象中那般尽兴,心里总是有种忐忑不安的感觉。深夜回到家时,闫波独自坐在漆黑的客厅里吸烟。

我以为他又要继续向我追问,本想直接走开,却听到他用疲惫沙哑的声音唤住我,不由得停了下来。

  他缓缓地说:结婚后,他一直尽力做个好丈夫,他很清楚我们之间有差距,应该说,这么多年来,这个标题题目一直困扰着他,曾经,他以为真情就能弥补收入上的不足,但现在看来是他想错了。

我父亲对他有知遇之恩,他愿意把他们当成亲生父母,一直照顾两位老人,但我们之间算是完了,到头了。爸妈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我们的事还得继续瞒着,他们去世后,我们立即离婚。

他这番话说得如此冷静,倒让我有些不知所措,可我的自尊心让我下不来台,赌气地一口答应下来。见我答得那么干脆,他摇摇头苦笑起来。第二天,就带着儿子住到楼上我爸妈那里去了,说是我妈心脏不好,我工作忙,儿子也没人管,大家住在一起可以互相照顾。家里变得热闹,我爸妈当然高兴了,也没有多问什么。

  只是我们单独相处时,我感到很不自在,就常常跑到叶磊那儿去。

可是有一次,却和他父母碰上了,我才知道他早已有了结婚的对象,当时他们看我的眼神,让我觉得很屈辱。

和叶磊断了联系后,我独自住在家中,只要没事,我很少回父母家,只因为不好意思在爸妈面前和闫波装成恩爱夫妻。后来我才知道,有好几次我妈忽然发了心脏病,都是闫波将她送去医院抢救,又看护她直至出院的。

老实说,我真的很感谢感动他,发生了这么多事以后,我也反思了很久,以前是我不合错误,为了无聊的偏见和自尊,伤害了一个那么真挚地爱着我和我的父母的男人。我不知道现在道歉的话,他会不会原谅我,但我知道如果就这样失去了他,将是我一生的遗憾。

观点:很遗憾,瑾瑶和闫波还是离婚了。瑾瑶父母在一年之内相继病故,第二年,闫波提出离婚,瑾瑶再三苦求,最终两人还是离婚了。离婚后,闫波已经搬出去,另外买了房子,不久,经人介绍,和一个离异的女同事在一起。瑾瑶至今还是单身只身只身一人。#情感#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9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