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婚的女人,怎么过年?

离婚后的第二个春节,无处可去。

年的气息越来越浓,满大街都是卖春联和年货的,处处流淌着喜悦。

走在街头,我不知该把脚迈向哪里,似乎没有一个位置属于我。

离婚的女人不能在娘家过年,否则会对自家兄弟不好,无论真假,我不敢回去。

明明已经立春了,是个暖冬,我依然觉得凉嗖嗖的。

走了一圈,大街上的热闹不属于我,买了一些东西回去。

在自己租的房子里,写春联,熬粥,看着窗外的人流风景,想象着几多悲欢故事,打开窗,风吹看了我的发。

容颜依旧年轻,只是多了些经历,心就老了。

婚后两年没有孩子,夫妻矛盾,婆媳矛盾,妯娌矛盾,各种矛盾丛生。命运造化弄人,欲离婚之时,却发现已有身孕,无奈婚是一定要离的,孩子自然未能留下。

冰冷的手术台上,大颗大颗的泪珠滑落下来,已经感觉不到疼痛,泪水化成汩汩的溪水,一直冒,没有人知道。

好在,这些都过来了。

很害怕,这样的时期,让人完全没有着落。

没有人爱,也没有爱的人,徒增悲凉。周围热情似火的女人,似是关心,实则八卦。

就这样走着走着,不觉中一年将近。

大年三十了,街上都是归家的人。

还是想出去走走,想家,家里有父母,不过几条街之隔,我却过不去。

脚不由自主地往那里迈,心引领着脚。

我看见年过七旬的老父亲,正在贴春联,笑容满面。但是因为年轻时劳作,使得那张脸早衰,布满了岁月的痕迹。

他直起驼背,努力去贴春联的样子,让我倍感心酸。

我只是这样看着,不敢再往前迈一步,我怕老父亲看见我,怕他看见我之后为难。

我快速转身,逃离,不想让曾经的街坊邻居看见,让自己成为他们的谈资。

如果孩子留下来,现在已经能牵着我的手四处跑了。

只怪他,来得不是时候。

回到自己的住处,百无聊赖。

期待初二。

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。

我拎上老父亲钟爱的酒水,带上母亲喜爱的点心,还有侄子侄女们的红包,回娘家。

东西不多,却很有分量。

走到家门口,老父亲看见了,快步过来迎接,嫌我花钱太多。

看得出,父亲对我是充满了担忧的。

好像,离婚的女人就是充满不幸的。

二婶子、三婶子都在我家里,她们故意不去提我的痛处和过去,却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外人,像个怪物。

母亲想留我住一宿,我拒绝了。

不想让父母因为我,受到街坊邻居的奚落。

离婚的女人,只配一个人过年。娘家,你是永远回不去的。

而事实上,女人一旦结了婚,自己的娘家,就永远回不去了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5 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