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水横飞,唾沫飞溅……助长疫情传播啊!?

十八年前的夏天,2003年6月,中国人终于在与SARS疫病的斗争中取得了胜利。当年7月,发表于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的一篇论文提出假说,认为某一地区使用的语言种类可能影响SARS的传播效率。具体说来就是某些语言相对于其他语言送气音更多,更容易产生口水,飞沫四溅,也就更利于疫病的传播。

语言的发音方式,居然会影响疫病传染。那么从防疫角度来讲,到底什么样的语言更健康安全呢?

飞沫是如何产生的

说到疫情,最先想到的便是还在持续的新冠疫情了。新冠肺炎病毒最大的特点就是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。病人在呼气、打喷嚏和咳嗽时会将大量病原体经口鼻排入环境,进而增加其密切接触者被传染和患病的概率。不光如此,正常的说话和呼吸也会造成很大的、甚至更高的传染风险。

2020年10月12日,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的马努克·阿巴卡里安(Manouk Abkarian)和普林斯顿大学的霍华德·斯通(Howard Stone)利用高速成像技术,首次展现了说话是如何产生唾液滴并将其喷射到空气中的。

高速成像技术显示,当人张嘴说话时,嘴唇会先被一层唾液薄膜润湿,并在嘴张开时形成唾液细丝。接下来送气发声时,向外的气流会将细丝拉长、破散并喷溅到空气中去(动作类似于吹泡泡糖),而整个过程的发生耗时不到一秒。

那如果保持安静不说话,是不是就万事大吉了呢?并不。美国国家职业安全与健康研究所、疾控预防中心的威廉·杰拉德·林兹利(William Gerard Lindsley)等人比较了咳嗽和呼吸过程中产生飞沫的差异[6],发现虽然咳嗽和喷嚏中更能检测到活病毒,但是和呼吸产生的结果差异不大。再考虑到呼吸的频率和持续时间都更长,呼吸其实可能产生总量更多的携病飞沫,在疾病防控过程中不可掉以轻心。

“澎湃”的发音,更多的飞沫

不得不承认,说话的时候,有一些音节就是更有力量。假如参加“说话吹蜡烛”这个游戏,你会选择哪些词?常识告诉我们,带/b/,/p/,/m/,/f/的词很有用, /ss/,/sh/和/th/效果也不差,都在飞沫贡献方面异常“慷慨”。

不妨(在防疫安全条件下)试读以下词汇,来直观感受一下语言的力量:“漂亮”、“帅气”、“发财”、“想啥呢”、“社畜”、“害怕”。好了,你面前的手机屏幕是不是已经被口水浸湿了?

能用这些词在游戏中吹灭蜡烛,是因为在念它们的时候有明显的送气音和爆破音。塞浦路斯尼科西亚大学的乔治奥斯·P·乔治奥(Georgios P. Georgiou)等人发现,在这其中,/p/才是真正的万恶之源。

他们研究了不同语言产生飞沫的能力(送气音和爆破音的多少及其使用频率)和83个国家和地区病例数的相关性。具体来说,研究人员选择了/b/,/d/,/p/,/t/这几个音来分析,因为在使用它们时会产生大量飞沫,并且在世界语言中较为常见,使用频率较高,从60%到80%不等。

结果发现,/b/,/d/,/t/和基本传染数为负相关,而/p/则呈正相关。也就是说,有送气辅音的语言虽然产生飞沫的能力略高于无送气辅音的语言,但差异并不显著。频繁使用/p/的语言才可能更有机会传播病毒。

话太密,喷太多

不光是语音,飞沫产量还和其他因素有关,例如说话频率。说话频率又与音节信息密度有关。2019年法国里昂大学的弗朗索瓦 · 佩莱格里诺(François Pellegrino)等人研究了17种语言后发现,语言的信息密度越高,这种语言的使用者说得就越慢;语言的信息密度越低,这种语言的使用者说得就越快。最终,不同种语言传递信息的速度其实差不多。

研究者打了个比方说,就好像大鸟扇动翅膀的频率更低;小鸟扇动翅膀的频率更高,但最终,大鸟和小鸟都可以浮在空中。

汉语的音节信息密度就很高,能做到“言简意赅”。“卧槽”能根据不同的语境表达4*4=16个意思甚至更多。而有些语言音节信息密度低,说话发音多且快,例如语速第一快的日语和第二快的西班牙语。

不过,由于因素过多和研究方法受限,语言种类和疫病传染性的关系暂不能盖棺定论。世界上有超过7000种活跃语言,很难一一囊括在内。此外,每个人的语言交流方式并不严格和语言区绑定,它会随着场景发生灵活变化(例如你想表达“我明白了”,嘴上说出来的话不一定是中文)。因此,病毒传播和语言使用之间的确切关系尚有待深入研究。

要注意的是,以上研究是在讨论哪个发音更能传播疾病。即使是相对最“低危”的语言,在疫病防治时也依然有很高的传播风险,毕竟即使沉默无言,呼吸也依然会产生飞沫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
大家都喜欢
  • 暂无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