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(漫画未删减版)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我脾气很差。”

“你对我很好。”

“我,我年纪大了。”

“你看上去比我小。”

“我那么丑……”“我不好看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没你好看。”

“你愿不愿意看一下我的眼睛?”

“你的眼睛……?”

“看到了吗?那是世上最好看的人。”

“我不好的。我没有……我没有被人喜欢过。”

“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。”

“一直都是你,是我太笨了,从前分不清自己心意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我让你等了好久。”

墨燃总算是发现了一个秘密。

他发现楚晚宁的怒,是他的一张假面。这人太别扭,情愿把这张牙舞爪的油彩面具覆在脸上,遮掉下头所有波澜,无论是温柔的、喜悦的、开怀的、羞涩的、悲伤的。

好傻。

楚晚宁傻,假面戴了一辈子,不嫌累。

自己也傻,从头活了两辈子,方觉察。

楚晚宁……

喜欢他。

飞花流水,孤岛如春。

皓月当空,清云蔽日。

潮汐暗涌,水天一色。

人间再好,都比不过得一句,楚晚宁喜欢他。

“我想给师尊撑一辈子伞。”

“一辈子?”

“一辈子。”

“…我可能会走得很快,并不管你。”

“没关系,我追着。”

“我也可能会站着,不想走了。”

“我陪师尊站着。”

“那我要干脆走不动了呢?”

“我抱你走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背你走。”“那我也不走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要想淋雨,我陪你一起。”

“我不要你陪。”

“师尊……”“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……”

“师尊,求你不要逐我出师门。”

“哪怕下雨的时候,我陪着你,追着你,守着你,背着抱着,你都不要,都不满意,也求求你,不要赶我走。”

“你……你今年都二十二了,你怎么还……”

“师尊……我是不是……不配再见你……”

墨燃今年二十二岁,有人讲过,人过了二十岁,看到的时光是和二十之前不一样的,二十之前,三年,五年,都好像漫长得可以称之为一辈子。

“若是我输了,我就给师尊做很多很多的荷花酥,很多很多的蟹粉狮子头。”

“再加很多很多的桂花糖藕。”

“好!那要是师尊输了呢?”“又当怎么样?”

“你要怎么样?”

“若是师尊输了,就要吃我做的很多很多荷花酥,很多很多蟹粉狮子头。”“再加很多很多的桂花糖藕。”

无论输赢,我都想变着花样待你好。

——墨燃和楚晚宁

“人间很好。晚宁,我不要你殉我。”

月白风清处,与君初见时。

“仙君,仙君,你理理我。”

一年的误会是误会。

十年的误会,是冤孽。

而从生到死,一辈子的误会,那是命。

他们命里缘薄。

“地狱太冷了,楚晚宁,你来殉我。”

“我要了你的人,要了你的命。你要做他们的火,我偏要把你带到我的坟里。让你只能照我的尸骨,我要让你,和我一起烂掉。”

“死生不由你……”

墨燃恨一个人的时候,那是真恨。但要待一个人好,那就是掏心窝子的好。

他从来偏执,向来极端。

前世他深爱一个人。

后来,那个人捐了性命,而他入了地狱。

这辈子,有另一个人爱护他。

后来,那个人捐了性命,渡他回了人间。

“……师尊因我身死。”

“我欠他良多……”

“我想带他回家。”

“若是万分不幸,我也陪着师尊。”

“我欠师尊好多,这一回,不会再留师尊独身。”

“你跟我回去吧。好不好?”

“跟我回去吧,你答应我,好不好?”

“师尊要是愿意,就点个头。”

“没事。”“师尊,不要怕,有我呢。”

“师尊。”“我们重头来过,好不好……”

“仙君仙君, 我看了你好久。你都不理理我。”

师尊,我们重头来过。

好不好。

求你,你理理我,好不好……

我一身罪孽,自尸山归来。

我用前世满是鲜血的手,捧起今生醇厚温热的汤。

我愿余生跪地不起,死后魂归炼狱,只是希望……还愿意捧盏,浅尝。

——墨燃

“别怕,我不会不要你。”

“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,生或者死,我带你回家。”

人生有八苦。

生老病死。爱别离。求不得。怨憎会。五阴炽。

是谓长恨。

那是他两世的弟子,是他两世的爱人,是两世用血肉之躯、不惜堕入泥潭,也要成全他浩荡洁白的傻瓜。

是他的余生。

“求求你不要走,求求你不要离开。”

“墨燃,不管从前如何,今后如何,我都会一直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一生都是踏仙君的人,也是墨宗师的人。”

“两辈子,都属于你。”

“不后悔。”

我只想与你在一起,躺在暴君传里也好,烂在凶煞榜上也罢,都是好的。

我不想后人提起我们的时候,奉我为神,指你为鬼。我不想后世书载这一段时,写你我反目,师徒成仇。

若我不能为你沉冤昭雪。

墨燃,墨微雨,踏仙君。

我愿意和你一同受万世唾骂。

地狱太冷了。

墨燃,我来殉你。

——楚晚宁

“天黑了,我好怕……我想回家……”

“如果可以,我也想做楚晚宁。”

求求你们,听到这个愿望,不要笑我。

不要唾弃我。

我很笨,很长一段日子里,也没有人相陪。

我就这样走了两辈子,走了二十年的歧路。

太笨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后会走到一片无止尽的黑暗里,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样,回首望去,都是错的。

我找不到阿娘了。

也找不到师尊。

求求你们,地狱太冷了。

让我回去好吗……

我想回家。

蜡燃尽了,便剩黑暗。

火熄灭了,唯有余烬。

但黑暗也曾亮过,灰烬也曾热过,他也有过光与热的岁月,此时此刻都无人知晓,不会再被提及。

人都道他十恶不赦,他自己也那么觉得。但这个恶魔终于做了与天神一模一样的事情,楚晚宁是他的蜡炬,他跟在那光芒之后,亦步亦趋地走。

——墨燃

“前头没有路,回去吧……别再往前走了。”

“墨燃,你的脸怎么那么冷……”

冷得像是冰。

如果可以,我愿意当蜡炬,在凛冬长夜的岔路口等你回头。我愿意燃尽一生,照你回家的路。

可是你怎么这么冷……

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燃烧多久,万一等我力竭了,烧尽了,万一等我熄灭了,你还是走在黑夜里不肯回首,那该怎么办。

有师尊在的地方,就有火。

有楚晚宁在的地方,就有光。

“睡吧墨燃,你看,灯亮了。你不要怕”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4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