执着于理想,纯粹于当下

2013 年,我刚满 16 岁高一,我准备自杀。

在 2012 年初,我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,那时候抑郁症没有像现在一样广为人知。

在初三下学期,我疯狂迷恋我逝去的偶像 Michael Jackson(世界天王 king of pop),他意外死亡的内幕让我真的心痛,连续哭了很多天(这个是直接原因)。

根本原因是从小在暴力的环境里长大,家庭暴力,校园暴力。父母认为小孩子打打闹闹和大人教育根本不是暴力。然而我从小到大全身淤青,经常被扇耳光,被踢到地上打滚,如果这是所谓打闹和教育,那我也就佩服了。天天上课像上坟一样,回家又要下葬。

关键是我 15 岁才知道有人不被父母打,没有被同学霸凌,那种不公平的心理和长期压抑的悲伤(我不管被打几次都不会哭,因为很丢脸)最终促成我的抑郁。

我开始不吃饭,不想咀嚼,不想动,经常流泪,整夜失眠,体重从 53kg 到 44kg 只用了 3 个月。

在中考失利后,我终于被父母“赶”出了家门,家里不养一天躺在床上的废物,很多人和我爸说女儿没什么用,躲着再生一个,不然以后棺材钱都没有。(防杠:理解一下,我爸整整 2 年没过问我的情况,毕竟他一直有观点,孩子就是养老的,废物不能养老就不养了)。

也许是觉得我可怜,我妈决定以精神病之名丢我去精神病院。结果我一检查,有重度抑郁症。

因为我的极度不配合,加上我的成绩不错,失利之下依然去了最差的重点高中,一本率 80%那种,最后我妈放弃了让我去精神病院的念头,给我在学校门口租房子,一个月给我打点钱维持我的死活,然后她就跑回家找我爸了。

我每次回家一次要两小时,我走读住在租的房子里,基本不回家,都一个人住在我的出租屋。

学校老师管得很严,在化学平均分 85 的班(上一届高考前模考,难度和高考相当),金牌化学老师很早就想把高一化学开学考 68 的我捏死了,天天让我留堂背知识点,我生性叛逆,非暴力不合作。你让我背我不背,你不让我背我就背。

几乎中午被他留了没有按时吃过午饭,背完去食堂菜已经凉了,背错了他还打人。(防杠:我知道化学老师为我好,只是他教学方法我不适应逼太急,物极必反)

在我化学老师的逼迫下,我成功用了半个学期把我的化学从中考 98 变成了高一期中考 38。(实力的象征。。。从学霸道学渣根本不需要理由)

我化学老师放弃管我了,他开始了新的一套,劝我学文,然后我就学文了,我初中的时候也是文科比理科好(我们高一分文理)

高一下学期会考,我知道我过不了的。老师们在办公室讨论着我,他们说我考不上大学(我还没告诉他们我有抑郁症),我的自信心被打碎

我是一只有理想的废物,我想考 University of Cambridge(剑桥大学),父母不给出国,成绩烂得要命,我最后的希望被堵住。(防杠:我爹妈认为我成绩差出国镀金,就是花钱买文凭)

我买了头孢和二锅头,中午在出租屋里,我吃了我所有的舍曲林和帕罗西汀,把安眠药和头孢混着酒喝。因为怕药效不够,我想死的心还是很强烈的,我用刀割开手腕,把伤口放到温水里,因为怕血凝固,然后等死。

不巧,我是逃课自杀,下午第一节生物课,我生物老师特别负责,他有我电话号码,看到我不在,我才吃下去,他电话就来了。

一个,我立刻挂断了

两个,我立刻挂断了

我忙着打遗书,没时间,不然我要死了

三个,我接了

我:“老师,再见了”

他很急地问:“发生什么事了,和老师说,不管什么事老师都会帮你的”

我:“我自杀了”

他:“你不要这样,老师很在意你,你没来上老师的课老师很难过很介意,老师希望老师的课你能出现,老师会帮你提升成绩的,你会考一定会过的。不要担心,我陪着你,我们慢慢来”

就是这几句话,说得语无伦次很着急,但我现在都记得很清楚

短短两句话,我哭了,从来没有人关心我,也没有人关注过我。

我压着舌头把药吐出来,恶心上犯,我没有一点迟疑,坚决不放手直到我觉得吐到没有力气。

用右手使劲压着左手的伤口拼命跑。街上一个大妈和他儿子把我送到了医院

也许是我从小比较幸运,洗胃缝针后本废物生命力极强的活着,重新回到学校上课。

老师们知道我有抑郁症,开始慢慢理解我

我生物老师在接到我电话后丢下整个班四处找我,我在医院洗胃时,他、年级组长和我的文科班班主任来看我,他当着其他老师的面猛男落泪。

他想方设法逗我开心,我生物比化学差(37),他每天中午让我去他那里补课,买各种各样好吃的,答对一个给吃一个。

我是没有兴趣的,我什么也不想吃,我也不想学生物,我只想回家躺着听迈克尔杰克逊的歌。

但他不放我走,天天中午让我学生物,学完一起吃饭(我被迫吃饭),吃的太少被他逼着吃。

我废物到生物书都不在了,他把他的生物书给我,自己把书上的内容一字不差的背下来讲课。

他每天下课都会来检查我的笔记,不要求好看,只要记下重点,我自己看得懂

慢慢的,我开始主动去找他问题,还当上了他的课代表。

晚上晚自习休息的时候,他会拖我去跑步,没有他的晚自习他就大课间的时候拖我去篮球场跑(学校 8 个篮球场),一天大概 1 公里。

4 个月的时间,我胖到了 48kg,我的所有会考全 A 飘过。他鼓励我参加生物竞赛,教我雅思(他雅思 8),和我父母沟通,鼓励我学 A-level(英国高考),鼓励我追梦考剑桥。

刚从北师大毕业的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年纪轻轻,极为负责,把每个学生当成他的弟弟妹妹,认真教书,他尽他最大的努力,给予学生温暖,改变了一个孩子的未来。

时间已经 8 年,18 岁我手握 BBO(英国生物奥赛)3 等奖和 USABO(美国生物奥赛)2 等奖,A-level 生物数学高数物理:A*AAA,成功入读英国一所世界排名 top10 的大学,22 岁我英国硕士毕业。

一切都好,去年我学校看他,年近 30 的他站在讲台上,依然帅气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