瞎猫和那只鸟

奶奶去世快三年了,但不知多少次,奶奶总会出现在我的梦里,还有她养的那只猫和那只鸟。

01.

这个清明节,我回家给奶奶上了一次坟。在坟地里,我看到坟前有零零碎碎的梅花脚印,坟头也有被爪子刨过的痕迹。

父亲却并不感到稀奇,而是默默地用铁锹把坟头的杂草铲掉,有些坑坑洼洼的地方也修平整。

父亲做这些的时候是虔诚而认真的,因为地下躺着的是自己的亲人。然后就是给奶奶上香烧纸钱,最后在墓碑前放上我们带来的贡品,就带我顺着山路回家了。

父亲看出了我心中的疑惑,在回来的路上告诉我,那脚印是瞎猫留下的。

“瞎猫?瞎猫还活着?”我感到很惊奇。瞎猫是奶奶生前养的一只全身虎斑花纹的猫,和奶奶最亲。

“是啊!它还活着。别看它眼睛瞎了,跑起来还是很灵活的,就是抓不到老鼠了……”父亲边走边说。

“那它吃什么?不会饿死吗?”我疑惑地问。

“本来我也认为它活不了多久,因为不可能有人天天给它送吃的。可是它就是活下来了!你奶奶走了也快三年了,瞎猫就在这里守了三年!”父亲掏出烟来,给我递过来一支。

“不抽!”我用手挡了回去。

“怎么?到现在还没学会抽烟?……”

“不是学不会,是抽烟没好处,您也少抽点!”我打断父亲的话说。

父亲并没有接我的话,独自点燃一根烟,深深吸了一口,重重地吐了一团烟雾,好像连同往事一起吐了出来。

“动物是有灵性的,瞎猫也不例外,它是想自己的主人了,想在这里陪着她。”父亲幽怨的眼神回头看了一眼坟地,接着说,“如今你奶奶走了,瞎猫却天天守在坟头。有人来了就躲起来,没人的时候就趴在坟前。有时瞎猫晚上凄惨的叫声在村子里都能听见,那叫声里饱含着它对主人深深的思念,也不知你奶奶在天堂能不能听得见?”

“听得见~当然听得见!”我急忙说,瞎猫的这种忠诚深深打动了我。瞎猫的眼睛瞎了,但是心没瞎!也许我们人类都不可能做到瞎猫这种境界,有时人还真不如猫,更何况还是只瞎猫!

“那你有没有发现瞎猫平时吃什么?”我急切地想知道答案。

父亲并不看我,继续往前走。好像在自言自语,也好像在回答我的问题。

“我也怕它饿死,所以过个两三天就会来看它一次,顺便给它带点吃的。直到我看见了那只鸟……”

“鸟?什么鸟?”我打断父亲的话,看着他的眼睛,想从父亲的眼睛里搜寻出我想要的答案。

“那只鸟长得很怪异,有一个像鹰一样的头,尾巴却有一尺多长,翅膀宽大有力,我也叫不上名字。”父亲若有所思。

“我回去给你查查,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我索性拉着父亲坐在路边的石头上,让他讲完了再走。

父亲看我兴趣很大,故意不说了,又从口袋摸出一支烟来。

“你倒是讲啊!急死人了!”我撕下一片草叶,含在嘴里看着父亲,嘴里慢慢涌现一股苦涩的味道,但是苦涩的背后却藏有一丝甘甜。

“那只鸟以前就和瞎猫玩得很好,那时候瞎猫还不瞎……”

“其实我一直想问您瞎猫以前好好的,怎么会突然瞎掉?”我不等父亲说完,就急着问。

“怎么瞎的那是后话了,我先给你讲讲瞎猫和那只鸟偶遇的故事。”父亲看着远处的天空,吸了一口烟说道。

02.

透过朦胧的烟雾,我也被父亲带进了瞎猫的故事里……

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那时候奶奶还健在。那只猫陪伴着她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,给她孤独的晚年生活带来了不少乐趣。

有一天,秋高气爽,天高云淡。有风翻过院墙,轻轻摇着树叶。奶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那只猫也卧在她脚下打盹。

太阳光从墙头慢慢爬到猫的身上。猫抬起头看了看,舔了舔自己的脚趾,张大嘴巴慢慢合上,头一歪,把自己摊平在地上,慵懒地进入了梦乡。

突然,一只鸟从空中掉落下来,把奶奶吓了一跳。那只猫也跳了起来,两只眼死死地盯着掉下来的那只鸟。

那只鸟全身雪白,身上有零零散散的黑点,却连爪子都是白色的,样子凶猛吓人。它的翅膀根部好像受伤了,扇着翅膀在院子里乱扑腾,掀起一片尘土,可就是飞不起来。

猫试探着用爪子去拨弄它,可是那只鸟很凶猛,脖子上的羽毛都立了起来,谁也不敢靠近。

猫一下子弹开了,显然是忌惮那只鸟钢铁般的鹰钩嘴,只是围着鸟转圈圈,鸟头连同身体也随着猫的身影在转圈,始终不甘示弱。

奶奶更是不敢靠近,就回屋抓了一把谷子撒在它跟前,但是那只鸟连看也不看。

过了一会儿,猫就把那只鸟转晕了,鸟一头栽倒在地,再也不动了。只是圆睁着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,嘴里发出嘎~呀,嘎~~呀~尖厉的叫声。

猫用爪子扒拉了两下,看没多大反应,就在鸟受伤的伤口处舔了起来。

那只鸟由于受了伤,再加上跟着猫转了好多圈圈,想挣扎着起来,可是已经力不从心。也可能是真的累了,渐渐安静下来。

村里路过的人看到了,怕那只鸟伤到奶奶,想把它扔出去,却被奶奶拦住了。

“既然掉到这个院子里了,就是缘分,就让它和这只猫做个伴吧!或许它伤好了,自然会飞走。”奶奶看着受伤的鸟说道,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无心之举却害了那只猫。

其实她是可怜那只鸟,也不知道是被哪个套鸟人的利器所伤?

等那只鸟安静下来,大家仔细看时才发现,鸟翅膀上的伤口已经化脓,并且开始慢慢腐烂,难怪它飞不起来了!

有可能伤它的利器有毒,所以伤口才不容易长好。奶奶怕那只猫也会被毒死,就用树枝佯装打猫,赶猫走。

猫“喵~呜~”叫了一声就跑远了,等奶奶回屋了,它又跑回来舔那只鸟的伤口,也许猫也想救那只鸟。

说来也怪,就这样过了三天,那只鸟竟然越来越活泼,伤口也慢慢愈合了。只是在翅膀根部的地方,留下了一个马蹄形的伤痕。

父亲讲到这的时候,还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马蹄的形状给我看。我并未打断他,父亲把烟屁股扔在地上,用脚尖捻灭了,继续讲瞎猫和那只鸟的故事……

瞎猫和那只鸟

03.

有时猫不知啥时候叼来一只老鼠,那只鸟也三下五除二撕烂吃掉了。

等那只鸟完全能飞了,却并不飞走,时常落在院子里和那只猫玩,大多数时候也会独自在村子上空盘旋。

就这样过了半个月,那只猫全身的毛却开始掉落了,最后连眼睛也慢慢失去了光泽,开始看不见了,成了一只光屁股的瞎猫。

看来是那只鸟中的毒转移到了猫身上,开始发作了。奶奶心疼地抱着瞎猫,用手抚摸着它掉了毛的光背。

“你好心救了那只鸟,却把自己害成这样,值不值得呀?也怪我留下那只鸟,真是罪过啊!”

“喵呜~喵~呜~~”瞎猫委屈地把头埋在奶奶的怀里,叫声像极了婴儿的哭声,样子却更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。

那时候交通不便利,村子里连个兽医都没有,更别说什么宠物医院了。父亲看着掉了毛的瞎猫,跟个脱了毛的鸡仔似的,最主要的是眼睛也瞎了,就劝奶奶扔掉算了。

奶奶瞪了一眼父亲,“作孽!再怎么说它也是条生命,更何况和我生活了这么多年,怎么狠的下心?”说完像捧着宝贝一样抱着瞎猫回屋了。

等父亲走出院子的时候,那只鸟就站在墙头看着他。从此,父亲再也不提扔猫的事了,反而隔三差五都会带着猫粮去看看瞎猫。

在奶奶的精心照顾下,瞎猫的毛是慢慢长了出来,但是眼睛却彻底看不见了。

由于眼睛看不见了,瞎猫也不到处乱跑了。只有和那只鸟玩的时候才很开心,除此之外,大部分时间都是趴在院子的门口一动不动。

邻居家的小黑狗特别霸道,经常恃强凌弱。它知道瞎猫看不见了,三天两头来欺负它,追着瞎猫满院子乱窜。

由于奶奶年纪大了,也管不了了,只能气得骂娘!但根本无济于事,那只黑狗依然我行我素。

有一次,小黑正追着瞎猫咬。忽然从空中冲下来一只鸟,用爪子抓住小黑的头,鹰钩似的嘴在它的面门上猛啄。

小黑痛得嘎~哇~嘎~哇~大叫!邻居的大人出来才把那只鸟赶走,可是小黑的头却已经鲜血淋漓。从那以后,小黑见了瞎猫都是绕道走。

后来奶奶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更没精力管瞎猫了。瞎猫明显瘦了一圈,父亲去看奶奶的时候,也会给瞎猫带点吃的。

瞎猫始终对自己的主人不离不弃,一直陪奶奶走完她人生最后的日子。

奶奶在弥留之际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瞎猫。她最后看了一眼瞎猫,“哎!~”叹息了一声就离开了人世。

奶奶的眼里全是不舍和怜惜。瞎猫虽然看不见,但是它好像知道奶奶走了。这次它却没叫唤,只是从黑洞洞的眼眶里流出了两行浑浊的泪水……

由于农村有“猫狗惊尸”一说,所以奶奶一去世,瞎猫就被赶了出来。

瞎猫在房顶徘徊了一个晚上,也叫了一晚上,最后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。

04.

三天后,奶奶出殡了,被埋在了山上的坟地。没过多久,瞎猫就出现在了那片坟地,时常卧在奶奶的坟头不走。

夕阳像一盏红灯笼一样挂在山头,染红了西天的云彩。父亲的故事讲完了,我的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。

回到家我上网查了一下,那只鸟叫海东青,鸟纲隼科动物,国家第一类保护动物,凶猛、刚烈、忠诚。

瞎猫和海东青之间的友谊如此平凡、单纯,却感天动地!

也许,这——就是无言的爱!

一年后的一天,我去东北出差。车子抛锚了,把我扔在荒芜人烟的戈壁滩。

我步行了2里地,才在路边找到一户人家。说是人家,也不过是一间简易的木屋。

里面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汉子,我说明情况,络腮胡答应我借住一晚。看来他具备了山东人的豪爽,这是我多少打消了心中的顾虑。

屋子不大,一眼就可以窥其全貌。里面放着一张桌子和一张床,已经显得很拥挤了。旁边随意摆放着锅碗瓢盆,最显眼的是靠里面墙上居然挂着一杆猎枪。

“您是打猎的?”我指着墙上的猎枪问。

“算是吧!现在禁止捕猎了,好多动物都不能打,难啊!”络腮胡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。

说话间,床底下好像有东西在动,不时发出噗隆噗隆的响声,伴随着嘎~呀~嘎~~呀~的叫声。

“床底下是什么东西?……”

“没什么!就是我抓的一只鸟。”络腮胡急忙掩饰。

“一只鸟看看也无妨吧!”我说着就要去掀开床单。

络腮胡一把抓住我的手,“看看可以,但是不能到处乱说,我并不想伤它,只是想训好了给我抓猎物呢!”

我郑重地点点头,络腮胡才不情愿地揭开床单,露出了里面的一只笼子。

笼子里竟然是一只白色的鸟,“海东青!”我一眼就看到那只鸟的翅膀根部,一块褐色的马蹄形伤痕。

我不知道这只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,但是那马蹄形的伤痕却和父亲画的一模一样,我能确定它就是瞎猫救的那只海东青。

“大哥,这只鸟能卖给我吗?价钱好商量!”我眼睛盯着那块伤痕,头也不抬就对络腮胡说道。

“那不行!这可是我费了好大劲才抓住的。看它那凶狠劲,训出来肯定是抓猎物的一把好手!”络腮胡极不情愿。

我出高价要买那只鸟,软磨硬泡了一个多小时,络腮胡的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,就是不松口。

“你这可是犯法的,海东青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……”

“那你还敢买?那不是知法犯法吗?”络腮胡不等我说完就呛了我一句。

“我是买来要把它放生的,实话告诉你吧!这只鸟我认识……”我指着那只鸟翅膀根部那块马蹄形的伤痕,把那只鸟和瞎猫的故事给络腮胡讲了一遍……

络腮胡听完我讲的故事,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那只鸟,鸟也睁着眼睛盯着他,但是眼光里却满是仇恨。

此时的空气仿佛凝固了,就这样过了几分钟,或许时间没那么长。

络腮胡忽然提起笼子走到屋外,打开笼子上的小门。只见那只白色的鸟像一支离弦之箭,张开翅膀直冲云霄,在空中划了一道美丽的弧线,消失在了茫茫的天空中……

“你?你这是……”我不解地看着络腮胡。

“还有瞎猫等着它呢!不是吗?”络腮胡看着那只鸟消失的地方沉重地说。

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,我醒了。却没看到络腮胡,桌子上留着一张纸条:我走了,听了瞎猫和海东青的故事,我想重新开始,正好,我也想家了!

落款是半路上的陌生人……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14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