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分享:放低自己

人民日报原副总编梁衡,讲过这样一个故事。

有位大学教授写了一书稿,投给某出版社,见数月没有回音,便写信去催。

内容只一句话:“某日寄去某稿,不知下文如何。”

但下面的落款却有20多个头衔,占了大半页纸。

编辑看了,先用大半页纸抄了这20多个头衔。

但正文里同样也只有一句话:“水平不够,恕不能用。”

梁衡感慨说,想来这编辑回信时,内心一定很厌恶与轻蔑。

编辑看的是来稿质量,而不是名气,可他偏偏把头衔身份列了一大串。

张扬源于浅薄,谦逊基于厚度。

学会放低自己,是一个人最高级的修行。

01

放低位置,认清自己


王阳明说:“今人病痛,大段只是傲。千罪百恶,皆从傲上来。”

一个人可以自信,但不能自大,不能狂妄。

做人最可怕的,是高估了自己的位置。

看过一个故事。

一位画师四处求学,最后无功而返,到寺庙找禅师解惑:

“我四处求学,向各个画画很出色的人学习,却并没有学会多少东西。”

禅师听后,让他画一幅关于冲茶的画。

画好后,禅师说:“你画得不错,只是茶壶和茶杯放错了位置。应该是茶杯在上,茶壶在下。”

画师听了,笑着说:“大师为何如此糊涂,哪有茶杯在茶壶之上的道理?”

禅师听了,也笑了:“原来你懂这个道理啊!你总把自己的杯子放得比茶壶还要高,茶怎么能注入你的杯子里呢?”

画师听后恍然大悟。

诗词《七古·手莫伸》有言:“九牛一毫莫自夸,骄傲自满必翻车。”

越是自傲的人,越无法正确认识自己。

一个人只有放低自己的位置,才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,进一步精进自己。

正如铃木俊隆所说:“技艺的真正秘诀,是要永远当一个初学者。”

放低自己的位置,不是自卑,不是怯懦,而是一个人走向成熟的开始。

02

放低身段,赢得尊重


看过这样一段话:

“放下身段,绝不会使高贵者变得卑微,相反,它倒更能增强人们的崇敬之情。

这样的人把自己的生命之根深深地扎在大众这块沃土之中。

哪能不根深叶茂,令人敬重呢?”
一个人越有本事,越善于放低身段。
在电视剧《觉醒年代》中,蔡元培为了请陈独秀三顾茅庐,希望他能来北大任教。

第一次拜访时,陈独秀婉拒了他。

蔡元培好像早有预料,耐心地说:

“你不要急于推辞,事出突然,可和亲友再议,我求贤心切,想一心一意请你,想和你一起为中国,为中国教育做点事。”

第二次拜访时,陈独秀因前一天与钱玄同、刘半农喝了不少酒,很晚才回到旅馆,第二天迟迟没起床。

蔡元培见门窗紧闭,就默默坐在陈独秀房门外等待,尽管当时天上正飘着大雪,天气极寒,但他没有任何抱怨。

作为北大校长,蔡元培丝毫没有架子,他的这份坚持,最终打动了陈独秀。

第三次他打着伞,再次冒雪前来时,发现陈独秀一早就把门帘打开,暖炉烧好,茶煮好,坐在椅子上等他来。

俩人一个在门外,一个在屋内,默契地相视一笑 ,这一笑胜过千言万语。
在真正的历史中,蔡元培不止三次前来拜访陈独秀。

除了陈独秀,蔡元培请“木匠”齐白石入北大讲学一事,也曾一度传为佳话。

在当时,齐白石尚不是名满天下的国画大师,很多画界人士都知道齐白石曾经干过木匠,对他不屑一顾。

但蔡元培看中他的才华,破格邀请他来北大讲学。

正是蔡元培这种三顾茅庐、不拘一格降人才的精神,吸引了大批学界名流,一时间北大人才济济。

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,无论一个人多么优秀,若是端着架子,便会引来别人的反感。

唯有放下身段,把自己看轻些,把别人看重些,才会赢得别人的认同和尊重。

古人云,水因善下终归海,山不争高自成峰。

放下身段,不仅一种智慧,更是一种能力。

03

放低姿态,越走越宽


在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里,有一尊“跪射俑”,被称为镇馆之宝。

它是唯一一个保存完整,无需修复的兵马俑,衣纹发丝清晰可见。

历经两千年的岁月风霜,为何还能保存的如此完整?

得益于它的低姿态。

兵马俑坑是地下坑道式结构,遇到棚顶坍塌时,最先受到冲击的会是高姿态的陶俑。

其次,跪射俑作蹲跪状,重心在身体下方,稳定性比立姿俑好多了。

回到现实生活中,我们做人其实也和这跪射俑一样。
只有放低姿态,才能拔高生命的层次。

东汉初年“云台二十八将”之一冯异,协助刘秀建立了东汉政权。

虽然身居要职,名声显赫,但他在路上遇到其他将领时,不管对方职位高低,战功如何,都会吩咐手下把自己的马车驶开避让,待他人走远时再上路。

刘秀带领众将领打仗,每结束一场战斗,将士们都喜欢聚在一起,炫耀近来杀敌是怎样的威猛。

每当这时候,冯异就会独自躲到大树下,静静思考着这场战斗中的得失。

正因如此,刘秀对冯异非常信任。

即使有人上书,称冯异权势过重,刘秀也毫不在意。

甚至还安慰他:“将军之于国家,义为君臣,恩我父子。何嫌何疑,而有惧意?”

古往今来,很多身居高位的人,都免不了在如日中天之时惨遭祸患。

冯异能够稳步上升,长保富贵,是因为他懂得收敛锋芒,放低自己。

汪国真曾说:“格局越大的人,往往把自己的姿态放得越低。”

姿态越低,越能显示一个人胸怀和气度。


有人曾问苏格拉底:“天与地之间的高度到底是多少?”
他说:“三尺。”

那人觉得不可能:“人都有四五尺高呀。”

苏格拉底笑着说:“所以,身高三尺以上的人要能够长久立足于天地之间,就要学会低头啊!”

所谓地低成海,人低成王。

地不畏其低,方能聚水成海;人不畏其低,方能孚众成王。

放低自己,世间的力量才会向你汇聚。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
分享